第四十一章演戏

作者:滚丫丫 | 发布时间:2019-05-04 23:21 |字数:2581

王薛抱殷尤走出茶馆,在马车旁放下,送上马车,好生让人羡慕。

还趴在地上的十殿管家,默默跟着马车后面走着。

面对十殿门口的人,马车一行人一点都不畏惧,继续向前。那些人也让开了一条道,却始终不敢上前拦住。

马车在门口停下,十殿率先下了车,正要回头接下殷尤,一个长得还算有些资历的老男人走上来

“十殿下,老奴是四殿下府里的管家,请十殿为我们家小姐主持公道。”立即跪在地上。

王薛瞥了他一眼,并不打算理他,回头将殷尤接下来,便要往府门走去。

“殿下!”管家撕心裂肺的喊了声,却不敢回头。

王薛停下脚步,“管家,冥府规定,企图谋害阎王,是什么罪。”

管家微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对十殿的问题感到奇怪,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又不能不回答,“回殿下,诛九族。”

王薛反手扔了个匕首,正好落到管家面前,着实吓了他一跳。

“管家应该认得出这把匕首是谁的吧!还有上边的血是谁的。”

管家爬上前去,端起匕首观察,“这!……这是三小姐的,不可能不可能,殿下,肯定是哪里搞错的!”

王薛猛地转过身,将袖子撸了起来,“这还会有错吗?灵彜能给她们留个全尸,也算是卖给你们殿下一个情面了!”

管家没话说了,但是还是要达成殿下给的任务。“殿下息怒,老奴知道要让殿下息怒是不能的,所以我家府上的意思是,想将三小姐跟五小姐送到殿下府上,任凭府上处置。”

“那倒不必了……”说着,将身旁的美人拦入怀,“本王的怒气已经被殷尤给抚平了,所以就不劳烦四殿下辛苦送女了。”

管家好像还要说啥,却被王薛给顶了回去,“对了!等灵彜的丧期一过,本王遍于殷尤成亲,到时会给四殿下发请帖的。”

说完便进了府内,完全不多看管家一眼,那管家只能灰不溜秋的打道回府了。

进了门便不用演戏了,可是王薛还是不肯放开殷尤的腰,说腰细,揽得舒服,摸得舒服。去你*的!我一大男人既然说我腰细!

面对炸毛的殷尤,王薛对付得游刃有余。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来到了正殿,殷尤实在是玩不起了,累得瘫坐在椅子上,没有了先前的优雅。

管家也跟了上来,向王薛鞠一躬,“来的正好卫丁,以后你就跟着她了,她要什么都满足她。”

喘够气,撑扶手托着下巴,调皮的给他抛个眉眼,“你就不怕我要了你这个十殿的位置?”

王薛邪魅朝她笑笑,“我以为你的目标应该会更高、更远才对,难道我高估你了?”

“怎么会呢?毕竟成长得一步一步来嘛!我还有大把时间,可是老头子你嘛……抓紧时间吧!”起身拍拍他的肩膀,提醒他多注意注意身体。

王薛抓住他的爪,提醒他别撩火。一旁的卫丁有点慌,难道她真的是将来十殿夫人?完了,今天茶楼我嚼那些舌根她不会都听到了吧!

殷尤抽出手,故作生气的走出殿门,“管家跟上,本大呸!本小姐要去挑一间上好的房住!”

王薛瞧着他们的身影,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

卫丁唯唯诺诺跟在殷尤身后,这也不能怪卫丁害怕,要只是单纯的跟在殷尤身后他不会怕,重点是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奴,应该是茶馆跟在这个女人身后的。

“夫……夫人。”“还没入门呢!叫小姐就好,等跟你们殿下成婚了再改口也不迟。”其实我是想他叫我少爷的,殷尤拾起一个石头就往池塘里扔,弹得很远,不禁佩服一下自己。

跟了他许久若凌跟穆粼自然知道他在干些什么,低头表示不认识他。

“小姐,老奴带小姐看看王府的院子吧,好让小姐熟系一下王府,选到好院子。”

殷尤也不别扭,屁颠屁颠的跟着去。最后选了间最大离王薛的房间最近的院——宜汀苑。

四殿五官王慌张的站起来,“你说是三小姐持刀伤了王薛!借给她一百个胆也不敢呀!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老管家钟风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匕首,“十殿手上的伤确实与匕首相符。”

“不可能!肯定是那个女管家灵彜的刺激,要是她还活着,本王一定要将她五马分尸!”

“殿下,这可怎么办了,十殿不愿意娶了俩个小姐,还说等灵彜的丧期一过,就跟一个不明来历的女子结婚。”

五官王走到种风跟前,接过他手里的剑,握紧,“放心,身为十殿中的王,是不允许娶来历不明的女人的。不仅我会反对,其他八殿也会反对。”

……

“师傅说,柏槊不是人类。”枫朔的言语,除了臻昱,他们两个都很惊讶。而还想听下文的臻昱死死盯着枫朔。

枫朔一时摸不到头脑,臻昱突然来一句,“就只有这些?”“对。”话语平和,就是被盯得有点心慌。

死盯着他的臻昱觉无趣,就转移视线看着自己的茶杯,“算了,下去吧!”枫朔听此一震,想到玄凌帝君在就放心的走出去。

“可有什么线索。”玄凌帝君见枫朔说出后,臻昱那表情太无所谓了,就觉得……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臻昱淡定的抿口茶,悠悠的说。“自从祯君从凡间回来后就经常往凡间跑,估计就是去见那凡人吧!如果要说,什么人会引起祯君的注意,可能就只有……”

“……跟她有一样经历的人。”玄凌帝君突然插话,一时间无人言语……

“但是,邱诗桐的一生并没有这种经历。反而,重生的柏槊有了她的身影。祯君还说柏槊不是人类,那……就可能和妖……之类的……有关。”天穆臻昱冷不防的来一句让他们都震惊,脸色不由铁青。

臻昱走出麟旭宫就见枫朔在那等着,拖着略微沉重的身子走过去。枫朔看到他出来,向他鞠一礼,跟着回了正殿。

在正位上坐着,回想着第一次跟柏槊接触的场景。

“按最新一部剧来说,您叫天君,天地共主。但,您刚才自称‘天帝’,我猜您叫天帝,三界之主。草民参见天帝。”那种靠着第六感进行冷静分析。

还有能用那些奇怪的思维预测对方下一步,再进行下一步行动,真的跟祯君可真像。

像?等等!能让她注意,性情一般,又不是凡人……估计就是从已经灭亡的家族里找了。

枫朔见天帝一会震惊,一会释怀,一会严肃的表情,不由问道,“……天帝,可是想到了什么?”

臻昱立即吩咐枫朔,“你去查下已经灭亡的古兽里,有没有高修为的种族,同时筛选出有后代的,还有躲避了魂飞魄散的!”

枫朔震惊了会儿,便闪身去了阎王殿。

直接抵达了一殿秦广王的殿中央,站起来朝主位望去。秦广王正在案前批阅档案,具体谁的就不知道了。

“天帝的御前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可有什么事吗?”言语如此,行动却与之想法,根本没有兴致看他一眼。

枫朔没有时间跟他寒暄,鞠个躬就直接切入主题。“天帝叫臣来调档案,是关于灭亡的古兽……”

话题终于引起了秦广王的注意,抬眼瞧着枫朔,“古兽?”

“是,调出灭亡的古兽里有高修为的种族,同时筛选出有后代的,还有躲避了魂飞魄散的一切资料。”

秦广王沉默了会儿,眨巴眨巴眼睛又看回了手里的东西,“麻烦帮我回下天帝,这些资料有些难整理,待整理好了必定第一时间告知。”

枫朔朝他鞠一礼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