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别过来

作者:吃虾饺的虾 | 发布时间:2017-12-05 16:28 |字数:3999

“还叫不叫?”

古少强松开口喘口气,离吴月西的红唇保持着极其近的距离,生怕她的高音再次响起。

“…不,不叫了。”

吴月西咬着嘴唇,心有余悸的说。

“说好了,你只要不叫我就放开你,否则,否则我还要咬你。”

古少强怯生生的试图。

吴月西一脸羞涩的点点头,起伏的胸部若有若无的撞击着古少强的胸膛,低头再次看见吴月西浅浅的乳沟,古少强突然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慢慢松开吴月西的手,古少强小小翼翼的看着她,突然有点期望吴月西再叫一次,刚才的强吻太短暂,古少强完全只在担心如何平息她的喊叫,而忽略了湿吻的美妙。

吴月西挣脱开古少强手的瞬间,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他脸上。

“古少强,你就是个流氓。”

吴月西向后退了一步,随手从草丛里拾起一根木棍,实际上就是比古少强指头还细的树枝,杀伤力几乎为零,全神戒备,神情慌张的看着他。

古少强捂着火辣辣的脸,呲牙咧嘴的瞪了她一眼。

“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喜欢打脸啊?”

“古少强,你要是再过来,再过来……”

吴月西发现自己手中的武器实在没什么底气,后面半句威慑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不过去,你别激动。”

古少强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一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如果你认为我说的不对,你要去告诉苏家镇的人,我古少强就不是男人,你千万不要激动,就给我一点时间,行吗?”

“就站在那儿说,别过来。”

“你是记者,苏家镇的人看不懂的事,你怎么也该看的懂,我问你,飞龙桥是什么时候修建的?”

古少强掏出烟点燃。

“飞龙桥,飞龙桥是三年前竣工的。”

吴月西想了想回到。

“苏家镇的地也是九天世纪三年前收购的,都说记者敏锐,大美女,你好好想想,这中间有什么联系?”

“联系?这能有什么联系,还不是苏家镇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雅,修建高端别墅取,有利可图,无非是为了钱,还能有什么?”

吴月西冷冷的说。

“你说对了一半,买这儿的地赚钱是肯定的,那个商人不是唯利是图,可是,你就没想过,苏家镇离市区有2个小时的车程,谁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买别墅呢?”

古少强吸了一口烟坐在草坪上淡淡的文。

“那…那你说是为什么?”

“新机场!九天世纪看重的是新机场!”

古少强摇了摇头胸有成竹的回答。“新机场离苏家镇仅仅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修建飞龙桥其实就是为了新机场和市区连线做准备,一旦新机场落成,苏家镇很快会变成炙手可热的黄金地段。”

“哼,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钱,既然这里要成为黄金地段,凭什么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不能坐享其成,却要让九天世纪来赚?”

“这银子苏家镇赚不了,再多也赚不了,你还别说,只有让九天世纪赚。”

古少强仰起头吐口烟圈漫不经心的说。

“为,为什么?”

“你开车来苏家镇的吧?”

古少强突然认真的问。

吴月西不知所谓的点点头。

“来的路况怎么样,好走吗?”

“路况?古少强,你少给我装神弄鬼,有话直说。”

“靠,你这智商和芋头有一拼,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明白,真不知道你这个记者怎么当的。”

古少强指着山下说。“新机场还没动工,飞龙桥已经修好了,这是配套设施,剩下的就是机场高速,你既然开车来的,从市区到这里的路况怎么样不说你也清楚,机场高速会连接到飞龙桥,看见没,就是我们下面的这地方,最多一年后就变成高速路了。”

吴月西想想古少强的话,因为一直关注苏家镇的事,新机场的新闻也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只是没太留意,现在古少强这样一说,也有些认同。

“既然这里要变成机场高速,那为什么九天世纪还要买下来?”

“都说了,这银子只有九天世纪能赚,这叫奇货可居,苏家镇的地说到底也是国家的,你还真当是苏六指所说的,祖上留下来的,真到时候要征收,还有苏六指他们说话的份?你没看现在报纸上都说要构架和谐社会,你在他们面前这样撺掇,难道你还打算让苏六指来个揭竿而起?”

古少强乐呵呵的笑了笑沉稳的说。

“我还是不明白,既然这里要被征收,九天世纪买去一样要亏本啊?”

“幸好你不经商,否则再多银子给你,也会败光。”

古少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九天世纪是发展商,有实力有资金,提前买下苏家镇当然知道要面临被征收的风险,但是九天世纪会提前发展这里,等到征收的时候,苏家镇早已变成寸土寸金的地方,那个时候征收的费用,可就不是和苏六指这些人谈的价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九天世纪还是迟迟不开工,新机场马上就要修了,拖的时间越长,风险就越大,难道是九天世纪没看明白这点?”

吴月西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牙丢掉手中的树枝,走到古少强身边。

“这样说,苏家镇是必须要搬迁的?”

“呵呵,这就对了,我就说,你要听我解释,来,坐到寡人身边,慢慢给你说。”

古少强看见吴月西态度开始缓和,又没正经的说。“刚才我说了,我是在帮他们,你是在害他们,你还不相信。”

“我怎么就害他们了,古少强,你把话说清楚。”

“苏家镇的地是九天世纪三年前买的,当时的收购条款我看过了,条件很优厚,看得出,当时九天世纪势在必得,而且想尽快动工,如果那个时候苏六指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九天世纪都会考虑。”

古少强弹了弹烟灰若有所思的说。“我就说一个小小的苏家镇,怎么就这么不开窍,给地给银子也不搬,敢情是你这个美女记者在后面撑腰,你当红卫兵没人拦你,可是你却在无意中浪费了苏家镇坐地起价最好的时机,现在连和九天谈判的资本都没有,拖了这么长时间,九天在这个项目上的利润也被浪费的差不多了,条件,苏六指还有什么资本谈条件,九天到现在没有强制征收已经让我想不明白了。”

吴月西听完古少强的话,一脸懊悔,咬着嘴唇坐在他身边。

“你,你真会看风水?”

“呵呵,这个你也相信,瞎编的。”

古少强笑了笑回答。

“瞎编?瞎编你能骗过太老爷?”

吴月西大吃一惊。

“你真当我是来碰运气的,来之前做了功课,知道苏家风水龙脉的传闻在这一带很盛行,就临时抱佛脚,看了一些关于风水的书。”

古少强得意的对吴月西说。“最主要的是心理学,忘了告诉你了,哥有哈佛,哥对心理学也有些研究,苏六指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果然是假的,我就猜到了,不过你说的时候还真像那么回事。”

吴月西鄙视的笑了笑。“这么说,这么说你所谓的帝王之命也是假的。”

“这话可不能乱说。”

古少强偏执的拧着头。“这个是真的,我小时候遇到过一个老瞎子,说的话和太老爷一样,当时就给我跪下来,说我是……”

“停!别臭美了,即便你真是帝王之命,我看你的样子,实在看不出有真龙转世的气势,你还是省省吧。”

吴月西的神情有些黯然,低着头惋惜的说。“可惜了苏家镇蜡染的艺术。”

“你就惦记着蜡染,还说没私心,艺术又不能当饭吃,你也不看看这镇上的人有几个靠蜡染赚到银子的。”

古少强摇摇头没好气的说。

“艺术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吴月西理直气壮的坚持。

“这个我懂,可是没银子人都穷疯了,谁还有闲心管你的艺术啊?”

吴月西被反驳的哑口无言,埋着头样子委屈而可怜,古少强看见他楚楚动人柔软的样子,有些心痛,叹了口气。

“其实保留苏家镇蜡染也不是没办法。”

“你有办法!”

吴月西欣喜的抬起头,激动的抓着古少强的手。

“如果我能见到帝凡集团董事长无浩天的话,或许我还有办法,不过…我算哪根葱啊,堂堂帝凡的董事长又怎么会听我的。”

古少强随手扯了一个草衔在口中说。

“见吴,你见到他,真有办法保留苏家镇的蜡染?”

吴月西迟疑了一下试探的问。

“也不能说一定,至少有八九分把握吧。”

吴月西从草坪上站起来,拉着古少强的手急不可耐的往山下走。

“去哪儿啊?”

“我带你去见吴,见吴董事长。”

“你?吴浩天要知道是你一直在阻止九天的收购,不找你麻烦就是好事了,还会见你。”

“…这个你不用管,总之我有办法让他见你。”

“美女,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当是你家啊,想去就去。”

吴月西想想也是,点点头对古少强说。

“你既然能骗太老爷,就继续发挥你三寸不烂之舌,顺带把吴董事长也一起骗了,这事我来安排,把你电话留给我,联系好了我通知你。”

古少强无奈的笑了笑,看见吴月西充满希望的眼神,也不好说什么,拿出手机不小心掉在地上,吴月西去捡,不小心被草丛中的树枝绊倒,古少强眼明手快,伸手去扶她,人没抓住,刚好抓到吴月西的领口。

吴月西向后倒,古少强手上一用劲。

哧!

吴月西的衣服被撕开,好在古少强总算扶住了她,可脚下一滑,抱着吴月西摔倒在地,身体压在她的上面,手里还拽着吴月西衣服的碎布,月光下吴月西半裸的胸部明晃晃的露在外面,被拉坏的内衣带掉落在上面,墨绿色的内衣在月光下反射着暧昧的光线。

32B!

标准竹笋型的小白兔。

古少强眼睛直愣愣的落在吴月西胸前高耸的山峰上,淡淡的体香让古少强莫名的躁动,沉重的鼻息敲击着吴月西白皙挺拔的胸部,连忙用残缺不全的衣服遮挡住,绯红的脸颊让她更加妩媚娇艳。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古少强的眼睛还没从她胸部移开。

“把头转过去。”

吴月西羞涩的说。

起身的时候吴月西才发现古少强的手一直紧紧抱着自己的腰,低头一看,原来是身下又快石头,古少强和她倒下的时候,怕她撞在上面,一直用自己的手帮她垫着。

两个人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古少强的手上,摩擦在石头上,已经红肿了一大片,手掌被石头锋利的棱角划开好几道伤口。

吴月西感激的看看他的手,歉意的说。

“痛吗?”

“不痛,不痛你来试试。”

古少强呲牙咧嘴的甩着手,余光还在关注吴月西紧紧抓住的领口,丰满白皙的胸部在失去内衣无微不至的呵护后,呼之欲出,任由吴月西如何遮挡也总有春光乍泄。

吴月西没有注意到古少强猥琐的目光,关切的握住他的手,温柔的帮他揉摸。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古少强的手没被吴月西揉好,两腿之间却在燥热中缓缓充实膨胀,慢慢隆起如同在一马平川的平原奇迹般拔地而起的金字塔,吴月西不发现古少强的手心全是汗水,回头看见耸立的金字塔,似乎明白了什么,脸红的更厉害,丢开古少强的手,护住胸口转过头娇羞的说。

“古少强,你果真就是个流氓。”

看着吴月西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古少强在后面戏虐的笑着说。

“来嘛,让寡人再咬一口,手就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