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醉酒

作者:低眉流光 | 发布时间:2017-12-05 23:50 |字数:1182

卫敏敏便在这个时候惊叫:“首长,我的玉镯啊。”

把灯开到最亮,一地残碎的蓝玉。

小妻子一脸惊叹,用力过猛着以及至于还是嘴巴圆张,眼里却闪过了幸灾乐祸:“首长,这是你妈妈送给我的玉镯,首长你不小心打破了。”

简直是打得太好了,顾墨璟啊,赖谁身上,也没有赖你身上要来得好。

他还没说什么呢,她又说:“首长,刚才我想着你回来,一定想要喝茶的,洗澡的时候就把手镯搁这来了。”

哦,小妻子这是故意赖在他头上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早就打破的了,好个卫敏敏,表面上看起来温顺听话,骨子里却是这么的算计,他倒是看走眼了。

“首长,我马上收拾好,可是要是妈那边,你看,要怎么交待。”

顾墨璟心情越发的不好,冷声地说:“边儿去,别让我再听到一个字。”

切,去就去,不呆这更好。

她喜滋滋地回房去睡,天气冷得快,她早将毛毯拿出来盖了,一人一床,各不相干。

不晓得老男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睡的,她醒过来是没办法,难受啊,热烘烘又无法呼吸一样。

老男人把她抱得紧紧的,鼻子压在他的胸前,他不能难受,她难受啊,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可这会儿,竟然这样。

卫敏敏使劲地推开他,转个身到自个的地盘去。

哪知,下一刻,他又转过来,把她抱在怀里,嘴里呢喃地叫:“小敏。”

“嗯。”她应了一声。

他又说:“小敏,我想你。”

汗,想她,想她个什么?半夜里听到这样的话,真是令她毛骨怵然的。

“喂。”

她转身:“你别抱着我,我…。”

余下的话,都让他的唇给堵住。

他用力地吻着她,吻得那般的汹涌,甚至于她都反应不过来,就让他长舌入侵,予取予求的了,温暖而又柔软的唇相贴着,最亲密的亲近,最勾心的,是吻。

软软的,麻麻的,酥酥的,不变的是她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依然是惊叹地看着他。

他吻得很深,勾住她的唇,汲着她的青涩与甜美。

不放开,不想放开,他孤独得太久,他不想再放开她的手,小敏,孤独的滋味太难受了,如果能再回到从前里,那么一定不会放弃。

“小敏,小敏。”他细细地吻着。

她的滋味,是这么的好,吻得让他不想放开,双手捧着她的脸,借着酒意,借着窗外朦胧的光华看着她,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触觉,柔细如丝绸。

可下一刻,他脸颊上一痛。

卫敏敏甩了他一巴掌:“顾墨璟,我才十八岁。”

一点点薄微的酒意,一点点的幻想,终是散了,眼前的不是他的小敏,而是卫敏敏。

脸颊上微微的痛意,让他恼怒,低头又是狠狠地一亲她。

卫敏敏抬起手,却让他极快地压了下去,用力地一咬她的唇,香嫩的唇滑出了血腥,他冷声地说:“你也别忘了,你是我妻子。”

他要她,是天经地义之事。

卫敏敏一夜没有睡,在露台站到了天明,把包一拎就出去了。

倒是一直平静,手机也没有半声响的,安静地上了一天的课回去,空无一人。

她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可是她一点也不想呆在他的身边,做一只不会说话的鸟儿。

心情一点也不好,下楼去买了包烟吞云吐雾着。

他昨天晚上亲她,她现在还难受,想着就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