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犀利的语言

作者:猥琐的1298 | 发布时间:2018-02-04 19:33 |字数:2632

皓敕出差,眼皮不停地再跳。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但是这边他也走不开。其实,这次出差,是去一个发布会。并没有说带女伴,去了以后。才知道,舅妈直接把婷婷带了过来,根本没有通知自己。婷婷,上市公司的女儿,公司的长期合作商。这次,发布会的主办方。

“你可不要做傻事,这次发布会。很重要,女伴而已。又没有让你出轨”苏苏和皓敕,结婚除了几个朋友知道以外,其实对外并没有公布,因为当时还没有转业,再就是,皓敕不想把苏苏带进这个利益的世界。

默认的皓敕,在发布会上周旋了一夜。后来,又被灌了酒,就什么都不知道啦。也忘记给苏苏,打电话。

另一边,执行任务的陆钧,得到消息。今天,那次行动里的残余分子,要把剩下的货吐出去。他们要去码头人赃俱获。所以,手机一直是关机

从醒过来,就觉得。自己小肚子疼疼的苏苏,并没有想太多。

车子一路行驶,直到码头。接头的人,已经被陆钧他们控制啦,剩下的就是收网。破旧的货车,开进码头。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要得”

上了货车,开箱验货

被藏在最里面的苏苏和甜甜,一看有人开货车,就开始想尽办法的弄出动静。

“瘦子,这咋还有连个姑娘啊。”

“缉毒组的相好,怎么彪哥看中了,带走呗。找个黑窑子卖了,可是赚的啊”

“陆队!”

“按兵不动。让他们把人带出来”落网的彪哥,觉得这是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不过。

“瘦子,这两人,我看着不错。一会,我直接给你换辆车,这车我要了。”

“彪哥爽快”

“妈的!!!尽然,耍花样。包上去”

“别动!”埋伏在周围的人,一拥而上,团团包围。

“瘦子,我们中埋伏啦”

“我去,把两个娘们。拉出来!”

刀疤脸直接像提小鸡的样子,直接把他们两丢在了地上。

“陆队看看,那个是你媳妇儿啊”

“陆钧,你别管我。算我倒霉,我们玩完儿,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把苏苏带走。这两个败类,不能留”

啪,“臭娘们,陆队。你给我们准备点现金,一架直升机。前面就是分界线,我们过去,你把货拿走。这两个人,我们见到东西自然就放了。”瘦子晃动着手里的刀

“陆队,你看着办吧”

甜甜直接一个眼神丢过去,站起来。就直接往拿武器的瘦子身上撞过去。千钧一发,陆钧直接上前控制住所有人。

混乱中,苏苏摔在了地上。血从两腿之间,流了出来。

“苏苏,你怎么啦。”一个转身的甜甜,并没有看到。那个瘦子开枪。

“甜甜,小心。”陆钧直接扑在甜甜身上,后心中枪。一切发生的太快,甜甜,直接被吓得晕了过去。

两辆救护车

“快快快,上氧气。”

一夜的红灯,抢救及时。

“他们的监护人嫩。”最先醒过来的甜甜,吊着水。

“我我我我”

“这里签个字,这里签个字。里面的女士,两个月孩子暂时抱住啦。不能再受刺激。还有一位,他后心中枪啦。血暂时止不住了,不过,能不能苏醒,看他个人的意识啦”刚从抢救室里出来的医生,明确的告知甜甜。

哭着,打电话给苗苗给皓敕打电话。但是,皓敕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苏苏高烧不退,意识很模糊。醒来就会喃喃自语叫着皓敕的名字。

另一边还在ICU的病房里,甜甜仿佛哭完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

“甜甜,怎么样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看新闻啦。然后,还有一个消息。”苗苗身边还有跟他一起来的铨炀。

“你自己看吧”

上市公司年轻CEO皓敕,携未婚妻婷婷小姐。参加公司发布会,当晚,两人。一起回酒店。

大写加粗的标题,醒目的刺激着甜甜的眼睛。

“怎么会,这个消息一定不能让苏苏知道,她差点小产,医生说,不能再受刺激。”

“不能跟我说什么。”脚步都是虚软的,一听见皓敕的名字。就从床上下来啦。

“苏苏,你别看,这一定是个误会。皓敕那么疼你”

醒目的照片,里面面色有点红,被一个美丽女子。扶着的人就是前几天,跟自己说。等我回来的皓敕

哪怕,被人顶住脑袋,她都没哭。眼泪一滴一滴的打湿屏幕。

“苏苏,苏苏,你裤子红啦。苏苏,你别吓我”

苏苏陷入了昏迷,梦里,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微笑的挥舞着手臂。不行不行,一定不行。强大的意志力伸出手紧紧牵住那个小孩胖嘟嘟的肉手。抓住就不能放了。

“病人,意志很顽强。胎儿算是抱住了,但是,后续的照顾很重要”

“我来,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一夜之间憔悴了很多的甜甜。

“你别太有压力,还有我嫩。”守在甜甜身边没有离开的苗苗。感觉自己心情也是说不出的低谷。好好地两个人怎么就,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情了嫩。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哭,背过头默默的开始抹眼泪 ……

睁开眼睛,苏苏感觉这个世界第一次见一样。到处都是明晃晃的,亮堂堂的。第一反应就是捂住肚子。

昨天夜里守夜到很晚,直接晕过去的甜甜

还在吊点滴。陪在苏苏病床跟前的,脸色有些白的苗苗。

嗓子有点干,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的苏苏。嘴里支支吾吾喊着。“渴!”

“嗯嗯嗯,就来。你现在喝不了凉水,我给你到点热的”

铨炀,提着四个人的饭,两个病人的饭,从门口进来。

“都别饿着啦。吃点吧”把饭放上桌子,体贴的轻轻揉着苗苗的肩膀,差一点没忍不住。就要哭出声音的苗苗,强忍着泪水。

反倒是,躺在病房上的苏苏安慰苗苗。

“哭什么,我还不没死吗?他有来过吗?”皓敕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音讯的男人。

“苏苏,你还想着。那个男人,你是不是傻。最近,他的消息满城飞,他都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不不不,不是结婚。他这是重婚”越说越气愤的苗苗,真是摔桌子的冲动都有啦

“你消消气,消消气。好不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铨炀不喜欢自家女人哭,也不喜欢她生气。好不容易,哄回来的女人。现在,只想好好宠着。放心尖尖上宠着。

“别在我这里秀恩爱。都回去吧!我没事,陆钧怎么样啦。”

轻轻的一声叹息,很轻很轻。又想哭出来的苗苗,被铨炀抱在了怀里。

“在普通病房里,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不过,不过。医生说,醒过来的几率。”低下头不说话的苗苗,望向了窗外。

“那甜甜嫩,她人还好吗?”

“好着嫩,吃饭吧,快饿死我啦”一夜之间,甜甜有什么东西不一样啦。坐在苏苏的病床旁,手上还有针眼。不知道是熬夜熬得还是哭的,眼眶都是红红的。大口大口吃着不知道是咸味还是甜味的饭菜。每一口好像都含着泪,吃的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饭。

打破宁静的进来病房的,是好久不见得他舅妈。一身贵气,走进来,感觉进的不是病房是什么皇宫大院嫩。

“今天,我,来嫩。就是说一件事情,皓敕马上要跟婷婷结婚啦。你们哪个一纸婚约,把这个签了,我给你一笔赡养费。你肚子里的那个,没保住。你还年轻,还会再有的。你不签,我也不会催你。但是,也不会有任何效用了,知道嘛!”说完,就像一只高傲的火鸡,抬起头就走啦。

“哇,说话真他大爷的。看我,上去,不带脏字的说的她”边说边要上去拦人,要不是铨炀直接抱住。估计现在就用中英俄法,说的她直接哭到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