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室友(中)

作者:君临岚卿 | 发布时间:2019-06-14 15:32 |字数:2201

“哥,以你现在这样的身体想帮他简直是有些异想天开!”女子撇了撇嘴。

“额,好吧好吧,听你的。”苏宁看了她一眼,无奈道。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舍妹,苏芸倩。”他一只手拉过言维兮,说道。

“嗯。”言维兮应了一声,算是认识了。

苏宁道:“以舍妹这姿色和那脾气,在这学院中难免会生出些是非。我想让你在这学院中多多庇护一下舍妹。那匹马就当作是你的报酬吧。”

“哥!”苏芸倩恼怒般嗔道,雪白小脸也变得几分羞红。

“那就拜托你了。”苏宁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在说笑。

“哥!”苏芸倩扯了一把苏宁的衣袖。

“呵呵……”苏宁和言维兮一同笑了。

“你再笑!”苏芸倩恶狠狠地盯了两人一眼。

不知为何,苏宁也不敢再笑了,只觉得眼底闪现一丝从表妹眼中传来的盈盈笑意,倏然一逝的冷意飘入自己眼底,心底猛然间一颤。

言维兮见苏宁不再笑,也将这本就是装出来的笑容收起,道:“我还未请教苏姑娘,之前用的秘术可是芷柔木……”

“嗯。”未等他说完,苏芸倩直接打断了他,只是眼底还是有一丝惑然,问道,“你又是如何得知我会此等秘术的呢?”

“这不难回答,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相关的介绍。不过没想过古书上记载的那等秘术有一天我会亲眼见到,更没想到会这么快。且书上的描述还真是不比苏姑娘用出来的真切震撼。”言维兮道,他还清晰的记得那古书对那秘术的描述。

“哦?是那本书的记载?”苏芸倩有了些兴趣,脸上的两片红霞也终于有了些消意。

言维兮笑而不答。

待苏芸倩恼意渐渐浮现脸庞时,言维兮拂了拂袖,道:“时候不早了,两位保重,外面还有人在等我,我先告辞了。”

“你……”苏芸倩有些不甘。

苏宁一把拉住她:“算了,让他去吧。”

“等等,言小兄弟是在新生一班吧。芸倩她恰好也在一班,有时间你们两要多多交流一下。”苏宁说道,“慢走。”

“如此这般,甚好。苏姑娘,明天见。”言维兮微笑道,轻抚袖袍,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这里。

……

不消半刻,言维兮便见到躲在树底下注视着自己的两人,一男一女。

不用去细看,言维兮便知这二人便是林氏兄妹。

“你没事吧。”林语心见他回来,下意识地飞奔过去,急切般问道。

“没事,你们呢。”

“还说呢,你呀,刚才不还说不要我们去多管闲事吗?”

“谁说的?”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笨鸟先飞早如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诶呀,瞧我这记性,怎么偏偏就记不起来了呢?诶呀!”林天息也慢慢踱步来帮腔。

言维兮笑道:“那人定是一高人。修炼是好事……”

“也不知是哪个笨蛋说完一大堆道理,见到美人后竟抛下我们不管了……说不定也忘光了自己是谁了!”林语心轻叹一声,眼眸中竟闪过一丝黯淡。

“是啊。妹妹可是和我胆战心惊地为某人担心呢!可惜啊,那人倒好……”林天息欲言又止,深深地望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俊秀公子。

“哥,你别乱说!”林语心不知为何俏脸上浮起两坨红晕,瞋了林天息一眼,而后悄悄看了一眼言维兮,发现他也在看自己,便赶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那你没事吧?”林天息见自家妹妹这般娇羞,低笑一声,岔开话题。

果然,言维兮轻微蹙眉。

林天息见他这般,便知其还是受了些伤,还很有可能不是轻伤。

“那我们赶快回宿舍?”林天息问道。

“也好。”言维兮点头说道。

“啊?这么快就回去,不再玩玩?”林语心一愣,脸上红晕退去不少。

言维兮眉头一紧,想说些什么,但还不待他说出口,一旁的林天息便已开了口。

“时候也不早了。难道你还想再次遇上其他的什么倒霉事?”林天息微微提醒妹妹。

林语心经他这么一提醒,便是下意识地联想到之前那一战,于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比自己还美上几分的女子,心中一个寒颤便将她敲醒了,赶忙附和:“哦……那个,天色好像确实不早了。不如我们先回去洗洗睡吧?”

言维兮微笑道:“甚好!正合我意。”

于是乎,众人便起身欲走。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声马嘶声伴随着马蹄声传来。

言维兮三人一惊,几乎是转身的瞬间眼前便跃来一匹毛色姣白,四肢健壮的白马。

“咦?这不是之前你救的那一匹吗?”林语心转过身,面向言维兮问道。

“好像真的是诶……难怪有些眼熟。它来干什么?难不成又是来添堵的?”林天息眼中一寒。

“不。哥,你看,它应该不是来添堵,好像是……来……求包养的啊……”话音未落,她的一双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那马在言维兮面前停下,竟口吐人言:“言小兄弟,我本是那恶贼从竞马场买来,您刚才从那人手中赢了我,我便是您的了。”

“啊?”言维兮三人一怔、

“你还会说人话?”林语心惊讶地问道,下一秒便脸色大变,“太好了!”

“还真的被你说对了……”林天息有些郁闷的看着一脸高兴的妹妹。

三人中只有言维兮的表情最坦然。

言维兮道:“哦?可是我帮你只是道义援手而已,若我与他打只是为了从他手中将你抢过来,那我与他又有什么不同呢?”

“言哥哥,依我看,你还是收了它吧,你若是不收的话,它是不会甘心的。”林语心扯了扯他的衣袖。

“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好人。如今我已经从竞马场放了出来,若你不要我我也无处可去,甚至还有可能会重新回到那个鬼地方去。你竟然选择了帮我,就帮我到底吧。放心,我竟然跟着你们,我就不会多惹些事端,我还是有些能的,不知道你们听说过圣天龙马一族没?”白马不仅口吐人言与言维兮等人交谈,而且说出来的人话也如此流利。

“言兄,你还是将它收了吧,若是它再遇上些恶人就不好了。”林天息也劝说道。

言维兮一惊,上前几步,倒是未曾理会林天息的劝说,讶然道:“圣天龙马!你是圣天龙马那一族的?!”

白马轻嘶一声,默认了言维兮的说法。

“你又怎么会在此受苦?”言维兮眉头轻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