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食物中毒

作者:万道光芒 | 发布时间:2019-06-14 16:26 |字数:2056

声音有些熟悉,但是……

我想了半天,确实是想不到是什么人,特别是对方还是一个陌生号码。

因为担心隔壁询问听到声音,我将手机重新揣回兜里面,没有打回去的想法。

“孟天桥出事那天,马骋骋为什么没来?”路远直接将问题抛出来,然后就仔细观察对面人的反应。

叫秦奋的男孩子,眉头先是皱起来,而且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说完话为止。

“我不认识马骋骋。”

秦奋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眼睛瞥向别处,并没有直视对面的路远和袁飞。

很明显,这个动作显示他是在说谎!

袁飞的眼睛射出一阵光亮来,径直将目光锁定秦奋,有种逼迫感,让对方的视线不得不与之对视。

“马骋骋在临江大学可是女神级别的人物,你会不认识?”

“况且根据你们舍友的回忆,你熟悉电脑操作,孟天桥曾经不止一次让你P图和合成,每次都是关于马骋骋的,接触了那么多张照片,你没道理不认识马骋骋。”

袁飞一句话一句话像炸弹一样抛出去,秦奋比我想象的还要紧张,额头竟然出现了汗珠。

看来有戏!

我身子微微前倾,双手直接摁在桌子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秦奋的面部表情上。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唐梦薇穿着白大褂,但依然遮挡不住前凸后翘的身材。

当然,与此同时的是那张霸气侧露的脸,正愤愤的盯看着我。

“让你找我你怎么不去?”

唐梦薇什么时候找过我?

将耳机摘下来,我脑子还疑惑着,对方就径直插兜转身离开了。

旁边的小李向我比划了一下打电话的手势,我猛然想到了刚才那个冷冰冰的声音。

原来那个陌生号码竟然是唐梦薇的,看了眼询问室,袁飞和路远正在做询问,想着之后再看监控视频,我便转身赶紧跟着唐梦薇出了门,一路来到了解剖室。

没什么恶臭味,但是清冷的味道仿佛能够渗进皮肤,还是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

“这就是学校里面跳楼那个。”

唐梦薇熟练的戴上口罩,顺便递给我一个,朝着一张特殊的病床走过去。

上面平放着一张尸体,侧颜有些稚嫩,能看得出来是属于阳光帅气的那种,但是此时脸色铁青的很,是不自然的灰白。

“颅脑外伤致脑出血,形成脑疝,致呼吸抑制死亡。”

“简单来讲,就是摔死的。”唐梦薇将额前耷拉下来的一股头发别在了耳朵后面,无意间看到她的耳垂,很小。

“解剖结果显示,死者的胃里面混杂了大量的食物,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人就已经没了。”

“这个只能显示死者在出事之前吃过饭,能证明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我有些不解的扭头看向唐梦薇。

对方神情淡定的给我看了张解剖时拍摄的照片,腹部位置有一片呈黑状。

“这是中毒症状。”唐梦薇语气淡淡的。

中毒?

我忍不住惊讶,眉头不自觉的直接皱起来,“是食物中毒吗?”

唐梦薇点了点头,眼睛打量着照片,若有所思。

“就算绑在死者身上的绳子不断,再坚持一会时间,死者也会毒发昏迷,也会失重从上面摔下来的。”

猛然想起来李志远就是因为食物中毒被送进的医院,难道他是因为食用了孟天桥的食物?

双重致死保障,这人和孟天桥究竟有多大的仇,竟然这般想致对方于死地。

从唐梦薇那里出来,再回到监控室的时候,发现询问室里面已经没人了,监控室里面几个人正在整理笔录。

“路远和袁飞呢?”

“询问之后,接电话就直接走了。”

已经将近六点,时间实在是不早了,看了眼手机,袁飞并没有打电话过来,我径直下楼打车回了家,一路着急。

但是回家之后,发现和我走之前一个样子,绶颜厝并没有回来过,看着天色越来越黑,打电话也始终没有人接听,心里面不由得愈发着急起来。

幽暗的地下通道,昏黄的灯泡一闪一闪的,阴暗的角落里面不时地传来吱吱的声音。

空气中夹杂着阴冷的潮湿和令人作呕的恶臭味,一双皮鞋发出踏踏的声音,由远而近,两个被昏暗灯光拉长的身影在慢慢的重合。

“我现在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杀了他,在我还没有消失之前。”

“确定了?”

“恩”

绶颜厝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晚上十点了,期间袁飞也打过电话,说医院里面李志远醒了,他们就直接赶过去了,但是情况不是很好。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询问,对方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绶颜厝的脸色有些苍白,我问他吃饭没有,他神色有些低沉的摇了摇头,然后径直走回了房间,关门的力气很大。

今天的绶颜厝很是反常,我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担心他在外面遇到了什么,轻轻敲了敲门。

隔了好长时间里面才传来绶颜厝略显生冷的声音,说他想自己待会。

整整一晚上,翻来覆去的也没怎么睡好,所以早上醒的有些晚了,没想到绶颜厝已经离开房间了。

草草的将早饭和午饭同时解决了,无心创作,袁飞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说让我去趟临江大学。

其实对于这个案件的跟进我是犹豫的,一方面对绶颜厝的关心明显少了,他现在这样的状态,需要的是我陪伴在身边的。

而另一方面,还是老问题,我并不想卷入到这些事情里面。

但是本着和袁飞说清楚的想法,我打算最后再答应他一次。

袁飞约在食堂见面,还特意给我发过来一张自拍,打扮的很低调,专门穿着格子衬衫,夹在人群中间和学生无异,以至于找半天时间都没找到。

“骋骋,等等我……”

骋骋……马骋骋?

我刚向着声音的方向转过身去,从肩膀上方就伸过来一只手,勉强的搭在我的肩上。

但是我没敢转身,因为我确信那只手是女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