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报复

作者:九五 | 发布时间:2019-06-15 15:29 |字数:2009

与此同时,司马天龙的父亲司马长风也听说了这件事,连忙把自己的儿子找了过来,说是要教训他。

“父亲。”司马天龙坐在司马长风旁边,刚要说出自己昨天宴会受到的委屈,就被司马长风的眼神吓得不敢吭声。

司马天龙这个人,仗着家族的势力,作威作福。

可是他始终不敢对父亲不尊敬,因为他再怎么都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父亲打下的江山,而他不过是一个只会花钱的公子哥罢了。

见到司马天龙仍旧是这般风轻云淡的模样,司马长风简直要被气死了。

这个孩子可真是不争气,怎么一直给自己惹麻烦,本来想趁着苏炳添出国的机会把苏眉绑架,没想到一直失败,还暴露了手下人的身份。

一想到这里,司马长风就气不打一出来,拍着桌子,朝着司马天龙怒吼到:“过来,不许坐下,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听到父亲呵斥自己,司马天龙也不敢坐着了,立马站了起来,小声地说:“知道。”

说完这两个字,司马天龙就不敢再说话了,他在等着父亲接下来玩说的话。

每一次司马天龙闯祸,司马长风总是把他叫过来数落一顿,然后省心两天,继续是该犯就犯,然后继续被骂。

长此以往,本来平常人肯定会觉得这个父亲不够严格,也就不再会怕了,结果司马天龙却是越来越畏惧自己的父亲了。

“知道为什么屡错不改?连一个小丫头都搞不定?”司马长风拍着桌子,看着不争气的司马天龙,语气里带着愠怒,却还是忍了下来,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在司马长风的眼里,司马天龙不仅吊儿郎当,而且总是给自己找借口,只不过是这种小事,他都搞不定,以后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

看着父亲生气的样子,司马天龙却是更加害怕了。

不知道为何,从小到大,他总是觉得父亲这样十分吓人,所以直到现在也一直害怕着,可他这个性子,就是改不掉。

少顷,司马长风的情绪收敛了一些,司马天龙才敢再次开口说话:“可是,是因为那个叶方太强了,他不好对付。”

司马天龙并没有找借口,若不是叶方三番两次出手相助,苏眉那个丫头片子早就落到网里了,怎么可能一直逃脱。

司马天龙就觉得,苏眉表面上把叶方当做保镖。

实际上,肯定是朋友,甚至更多,否则为何昨天晚上那种场合,他还会如此放纵,而苏眉竟然一句话都不说,任凭他耀武扬威。

“我不喜欢自己无能还要想方设法找借口的人。”司马长风看着司马天龙,冷冷的说到。

有些时候,一个冷漠的语气比一个愠怒的语气更加吓人,刚刚若是生气了,爆发了,那现在的司马长风就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人。

刚刚司马天龙是不敢说话,可是现在他说话还要一直掂量着,生怕说错一句,甚至是说错一个字。

“可是,是真的因为叶方不是普通人。”司马天龙解释着,一边把自己之前两次绑架苏眉的事都说了,又说了之前刘辰的遭遇,要比自己更加丢脸。

司马长风一边听着司马天龙的话,一边分析着这个人的来历。

而且司马天龙还说了,自己当天去警察局找人帮忙查找叶方的资料,也没有,刘辰给自己的也只是近半年的资料,这个人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

看着司马天龙认真的样子,司马长风也来了兴趣,他这个人最讨厌多管闲事之人,尤其是这种把自己隐藏很好,却还是自命清高的出来掺和外面的事的人。

而且,司马天龙还说了,这一切就是叶方从中作梗。

“本来我的人都已经把苏眉抓住了,可是叶方突然出来,把苏眉就走,还把我的人都送进了警察局,父亲,如果能把这个叶方解决掉,我肯定能控制苏眉。”

听到这里,司马长风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司马天龙,问到:“那,昨晚那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侮辱你的那个保镖,是不是就是叶方?”

父亲也听说了这件事?

此时此刻,司马天龙就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父亲不喜欢自己吊儿郎当的活着,更不喜欢自己在外面惹是生非,尤其还是强暴了一个女人。

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是因为一个女人,同叶方生了矛盾,肯定会剁了自己,不过事已至此,逃不掉了:“是啊,就是他。”

司马天龙说完这句话,就在一旁站着,不敢说话。

不过,司马长风也没有说什么,大概是并不知道是因为一个女人,就连他也觉得因为一个女人让叶方那样的人与自家儿子出手没什么可能,便作罢了。

“天龙,你先出去忙吧,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

在司马天龙走后,司马长风独自端详着叶方的照片,这个人,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又翻了翻叶方的资料:“啧!原来和他们有关系。”

原来,那张图片是之前叶方在地下打拳的图片。

既然和他们有关系,自己肯定能用得上,再者说,这个叶方得罪了地下拳场的人,肯定早就被人惦记着。

由此一来,自己的朋友也就更多了,可以利用的人也就随之增多。

“喂!等下我过去一趟,有些想请你帮忙。”司马长风陪笑了几声,然后起身穿了外衣。

带着两个保镖,司马长风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地下拳馆。

没想到上次地下拳馆打假拳的那个人就是叶方,真是意料之外,不过这样一个人,怎么会与苏家牵扯上关系,这一切就要问他了。

管事的人一看是司马长风,立马将他领到小屋了:“您这边请。”

“嗯。”

管事的推了门,司马长风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桌子上已经备好了茶,而沙发对面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