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又生诡计

作者:南窗 | 发布时间:2019-06-15 17:34 |字数:2048

陆灵迎上他关切的眼神,心里一暖,摇了摇头,安抚道:“爷爷放心,灵儿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不会再让他们拿捏,今日的事能拿回娘亲的嫁妆,我已经很高兴了。”

陆云点点头,眉间的褶皱稍稍淡了下去,“真的是苦了你了,带着小兮儿在外奔波了六年,回来之后我连护都护不住你。”

“今早的事情也是,灵儿你也是自己解决了这件事。”陆云平淡的语气中有些力不从心。

“爷爷不要自责,是灵儿自己想回来的,能回到国公府,而且还能住进以前娘亲的院子,我已经满足了。”陆灵笑了笑,见陆云还是自责的样子,有些无奈,“爷爷,差不多小兮儿要醒了,要去看看她吗?”

陆云一听这话,也知道陆灵不想让自己担心,点了点头,等回到里屋的时候,就见着陆雨兮抱着受惊的鹦鹉,鼓着腮帮子,一双眸子里蓄满了泪水,小脸上满是怒意。

见陆灵来了,小腿一伸就跳下床,扑进她的怀里,“娘亲!你干嘛不让我出去,我可以教训那个坏家伙的!”

陆灵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遇上这种人的时候,娘亲怎么告诉你的?”

陆雨兮仰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嘟了嘟嘴,有些委屈的垂下了脑袋,话语中颇为不甘,“这种人不能正面打脸,要借力打力,让他没有反抗的力气。”

陆灵自然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暗暗叹了口气,“小雨点想保护娘亲,娘亲很清楚。但是小雨点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的话,娘亲会很担心的,知道了吗?”

陆雨兮望着陆灵,眨了眨眼睛,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一定会注意保护自己不受伤的!”

陆灵笑了笑,“这才乖。看看谁来了!”

陆雨兮探出小脑袋,一下子就看到了后面的陆云,小脸上顿时洋溢了笑容。

陆灵放开她,她就蹦蹦跳跳的往陆云走去,亲昵的喊了声祖爷爷。

“祖爷爷来看小兮儿啦!”陆云伸手将她抱起,脸上的胡子扎在她脸上,逗得她直发笑。

陆灵看着眼前的两人,脸上也荡漾着一抹笑意……

而另一边,裕华院内。

屋内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守在门外的侍卫脸色讪讪,屋内的婢女跪了一排,花瓶瓷器碎了一地,首饰也散了一地。

婢女哆嗦着身子,脸色一个比一个惨白,春喜在旁边看着发怒的李文慧,垂眸乖顺的站在一旁。

“贱人!贱人!”李文慧将桌上能摔得东西都摔了个遍,“她凭什么!她就该死在路上!那个不要脸的放荡蹄子,居然要我交出甘氏的嫁妆!”

说着便朝着其中一个婢女打去,刚刚呈上来的茶水直接砸在她脑袋上,婢女一时吃痛,忍不住叫出了声。

李文慧冷哼一声,直接一脚将她踢在地上,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指甲狠狠地嵌进了肉里。

婢女脸色惨白的不敢出声,血顺着她的额头划过脸庞。

李文慧面色一沉,眸中尽是杀意,“你也要给我找麻烦吗?穿的花枝招展,想勾引老爷不成?”

当即,她一把甩开婢女的脸,转过身冷冷的开口道:“拖下去,处理了。”

“夫人……奴婢……奴婢错了!奴婢不敢了!”婢女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惊恐地抱住李文慧的腿,结果还是被几个婢女拖了下去,不过一会儿,外面响起了阵阵惨叫。

听的人心惊胆战。

屋中的婢女们恨不得将头埋进地里,连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李文慧才冷静了不少,理了理乱糟糟的衣领,深呼了口气。

春喜向众人使了个眼色,跪着的婢女忙不迭起身退了下去。

她看了眼怒气未平的李文慧,上前安抚道:“夫人莫要因为一个贱人扰了心情,既然她在这国公府里,收拾她的机会还怕没有吗,夫人何必在意这一个小小的失误。”

“小小的失误?你可知六年前为了把甘氏的嫁妆拿到手,我花了多少功夫!”李文慧眯了眯眸子,语气中是压抑的怒气。

甘氏嫁入陆府的时候,嫁妆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国公府最拮据的时候,还是靠甘氏的嫁妆撑了过来。

现在要她交出这块肥肉,想都不要想!

春喜身子一抖就跪了下去,颤抖着声音道:“夫人恕罪,奴婢只是觉得今日在院子里只是口头应下了大小姐的要求,日后若是找借口推脱,就算她再厉害,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抢。”

李文慧微微皱眉,眸中神色暗沉,不知在想些什么,顿了顿,她转而问道:“焉儿醒了吗?”

春喜愣了一下,还不等她回话,外面就传来清脆的声音,“娘亲!”

陆焉在婢女的搀扶下进了屋子,就看到这一片狼藉,病容上挂着担忧。

文慧连连起身迎了上去,脸上尽是心疼之色,“焉儿你终于醒了,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娘亲是不是要把嫁妆还给那贱人了!”陆焉一坐下来,脸上不满的神色就显露无疑,声调也提高了几分。

“你刚刚能下床,不好好休息,到处跑做什么,这件事为娘会解决,你不用担心。”李文慧柔声说完,又皱起了眉头,“你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

陆焉提起这个,秀眉更皱紧了几分,脸上尽是急迫之色,“还能是什么!现在全府上下都传遍了!弟弟怎么没把那个小贱人弄死!”

陆焉颇为焦急的说完,转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僵硬,“娘亲,这贱人不会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不然她怎么一回来什么麻烦事都找上我们了?”

“胡说什么!”李文慧赫然脸色大变,眸中闪过一丝阴冷,“不过她举止行为和以前的确大不相同,说不定真的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春喜!”

春喜凑上前,李文慧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春喜点点头,就出去了。

陆灵,这次,看你还有多大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