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向

作者:轻舞飞扬 | 发布时间:2019-06-17 09:51 |字数:2071

我叫季峰,算是半个赶尸人,自打我记事起就跟着向伯,他是唯一知道我身世的人,可每次都不直面我的询问,只要我提起来,他就会敷衍了事。

我心里尊他为师傅,但向伯却从来不承认,他说我各项条件都不适合做赶尸人,但凡是赶尸人,相貌要丑,八字必须够硬,所以平日里也只是教我一些简单的看相风水术罢了,还说等他死后可以靠着这个谋生,南方的大老板都相信这些,而赶尸只不过是一个被潮流和时代淘汰的职业罢了。

现代社会,信息和交通非常便利,再加上科学的普及,赶尸行当基本已经灭绝了,还好向伯除了赶尸之外,还会一些阴阳之术,时常被人请出去超度做法,也至于我们两人不被饿死。

我的任务每天就是在家里研究风水相处,易经奇门,给向伯做做饭,干些琐碎的杂事。

这天傍晚,天色阴沉,向伯出去做法事还没有回来,我正在厨房做晚饭,就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村长老吴出现在了门口,急急忙忙的说:“小峰啊,老向打电话过来,让你去上山村一趟,拿上该带的东西,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得到,我送你走。”

“哦。”我应了一声,一碗水将柴火扑灭,也立刻跑去屋子里收拾东西。

要说向伯叫我去接他,倒是经常出现,有时候做完法事天色已晚,向伯不愿意住在主家,说是做了一辈子赶尸人,身上的阴气太重,怕给主家带来灾祸,但像今天这么着急,还要我带上东西,让老吴送我过去,这倒是十几年来的头一次。

我们下山村距离上山村有三十多里路,其实只是翻山的话,只有十多里,但是山路难行,又快到了晚上,还是走水泥路比较快。

正坐在电动三轮上发呆,老吴突然问我:“小峰啊,你跟着老向十几年,和他一起赶过尸么?”

“那你今晚可能要学到本事了。”老吴轻声笑着。

我不免一愣,心里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说真的,我一直想要学学怎么赶尸,奈何向伯不教,也从未遇到任何机会,可是思索之后又感觉到失望,依照我对向伯的了解,过去最多就是打打下手,然后再和老吴一起回来。

“吴伯伯,你见过我向伯赶尸么?”我好奇的问。

“哈哈,我哪里能见过啊,赶尸可是讲究生人回避的,况且我也不是赶尸人,谁大半夜会跑出去看赶尸人,活腻歪了。”老吴调笑着,继续说道:“对了,你也跟老向那么久了,回头帮我去城里看看风水,怎样?”

“吴伯伯,向伯不让。”我苦笑着回答。

“就是因为他不让,我才偷偷给你说的,你优良哥在城里买的房子,准备结婚呢,不过我找老向看过,说他们俩八字不合,但就是不改风水,我不放心,你也算老向半个徒弟了,应该有办法在风水上改改,哈。”

我闭口不言,老吴一副阴险的语气,接着说道:“回头我找个时间带你去城里,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是放我鸽子,回头那低保,可是说掉就能掉的哦。”

这话让我很不舒服,我和向伯没什么收入,低保也算是我们的收入之一了,一个月两人加起来才四百块钱,老吴现在拿这个说事,真是不够地道,我只能被动接受。

轰隆隆一阵闷雷响起,我抬头看了看天,夜空之中没有月亮,空气也都变得湿润起来,快要下雨了。

紧赶慢赶,我们前脚刚刚抵达上山村村委会,后脚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向伯在村委会里和村长聊着什么,我和老吴走进来之后,向伯就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下雨了,只能推迟时间了,老吴啊,你今晚就住在村委会吧,明天白天再回去村子。”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住着。”老吴嘿嘿一笑,回头看着上山村的村长说道:“老兄弟,麻烦你了。”

向伯也不多言,走到我身边便拉着我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门口,站在这里,他犹豫了很久,小声说道:“小峰啊,向伯这次也是没办法了,如果向伯年轻的话,自己可以搞定,但是你也知道,向伯腿脚已经不方便了,所以……”

“向伯是要赶尸么?”我试探性的问道。

“你小子。”向伯微笑着抬手,点了我一下额头说道:“等雨停了就开始,待会我交待你一下,不过你给我记好了,这是你和我的最后一次,以后打死都不能再做了,特别是你!”

“知道了!”我对赶尸也仅仅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毕竟我可不想以后饿死,也是追求前途的人。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老向带着我来到了村委会的一个房间,这房间内的草皮上,躺着两具死尸,一男一女,死尸被盖着白布,周围还有很多水迹,像是掉进河里淹死的。

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只能看到两具死尸的双脚,或许是在水中泡久的原因,这两具尸体的双脚显得浮肿,那个女尸的脚腕上还系着红绳,但浮肿的脚踝已经完全填满了红绳的空缺,张力十足,憋得青紫。

我也见过的死尸也不少,对死尸的冷静远超常人,趁着老向准备的时候,来到了死尸边上,打开了死尸身上的白布,看到死尸容貌的那一刻,我猛地一个激灵,男的不说,这个女尸我认识!

“小,小敏……”我忽然感觉喘不过气来,喉咙里彷若塞了棉花一般,看着她惨白浮肿的脸庞大口喘着粗气,心里疼的仿佛被人用针扎了一样,脑子里嗡嗡作响,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小敏是我暗恋的姑娘,因为贫穷的关系,我一直都不敢和她有过多的接触,每次只要看到她从家门前路过,我都会感觉无比开心,可是现在她居然就这么静静的躺在我的面前,我……

“向伯!”我麻木的抬头,声音沙哑的叫了一声。

向伯看了我一眼,转身忙着手里的活儿,同时说道:“她和上山村这个男的约会,两人都淹死在后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