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留宿

作者:血涩 | 发布时间:2019-06-17 10:15 |字数:2078

这顿饭,是苏小米吃得最好,也最温馨的一顿饭。

小卉被陆司郢无视后,满脸委屈的给自己盛了汤,边低估着陆司郢的狠心,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

饭后,苏小米就被小卉拉到了后院,坐在秋千上。

苏小米这才认真的借着灯光打量小卉,这个女孩长得就如那种精致的芭比娃娃一样,明亮的眼睛好像盛满了满天星,一闪一闪的,特别好看。

“你在夸我?”小卉弯着头,冲着苏小米眨眨眼。

苏小米一怔,随即笑了开来,“对呀,在夸你。”

“你可以叫我小卉,我的名字我很好听的,安卉。”说完,一脸期待的等着苏小米的夸赞。

果然不负众望的苏小米,配合的点头,张嘴就夸了一句,“嗯,是很好听。”

“陆哥哥还嫌弃我名字难听呢。”

安卉想起陆司郢,又气的咬牙切齿。可看着苏小米,安卉突然嘿嘿的笑了一声。

而被安卉笑声吓到的苏小米,有种落进了一个阴谋里的直觉。

陆夫人从二楼下来的时候,看见陆司郢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目光在整个一楼扫了扫,猜想着可能是小卉拉着苏小米跑出去玩了。

走到陆司郢身边坐下,陆夫人嫌弃的看了一眼他身前的笔记本,慢悠悠的开口,“你爸年轻时,总是被我嫌弃,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司郢回头,给了陆夫人一个疑惑的眼神。

陆夫人接着叹了口气,说道:“因为对于他来说,工作比我更重要,如果不是后来你爸改了这个臭毛病,你可能不姓陆。”

“……”

陆司郢合上笔记本,起身往二楼走。

“你说,小米以后的丈夫要是不姓陆了,会不会姓安呢?”

陆夫人继续说着,也不去看陆司郢离开的背影,而某个离开的背影一顿,约三秒后,提步继续离开。

直到只有陆夫人一个人后,陆夫人才摇了摇头,无奈道:“居然没被刺激到。”

失算了失算了。

那安家的小子这么早订婚做什么,让她一时间都找不到人来刺激一下儿子。

时间渐渐流失,苏小米和安卉聊得非常合拍,两人都喜欢旅游,喜欢甜点,话题从旅游到甜品,再到苏小米的饮品店,更甚的是,安卉说要投资饮品店时,苏小米更加震惊。

耐不住时间不早了,苏小米一定回和安卉一夜畅聊的。

“你不在这儿住啊?”安卉惋惜着,也知道陆伯伯不喜欢苏小米。

“明天一早要去店里。”苏小米微微点头,用了一个不尴尬的理由。

她要是留下来,肯定会被安排和陆司郢同睡一间房的,不不不,打死也不会住下。

安卉不舍的陪着苏小米回去,没想到苏小米离开的话还没出口,陆夫人很有先见之明的开口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睡衣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店晚点开门也没事,明天一早我让司郢送你回去。”

“阿姨……”

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一把借口说完,你再把话给堵死好吗?

这么直接的把苏小米的路全部斩断,盛情难却下,苏小米只好点头。

所以,当安卉要求和苏小米睡一间得时候,苏小米就知道自己落入了哪个阴谋里。

可她喜欢这个阴谋,而且还会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不行!”

“不行!”

前一句是陆夫人拒绝的,苏小米理解,可后面什么时候出现的陆司郢也拒绝,到底要玩哪样?

“怎么就不行了?”安卉被这俩母子的默契吓了一跳,很不解的挽着苏小米的胳膊,说道:“我和小嫂子聊的很开心,还想今晚继续聊呢。”

“小卉啊,听姨的,今晚乖乖一个人睡。”陆夫人上前,拉着安卉离开现场。难得儿子和自己统一战线,陆夫人岂有不支持的道理。

“姨……呜呜呜”被强硬拉走的安卉喊了几声,就被陆夫人捂着嘴带走了。

为什么姨的力气这么大?

为什么姨这么幼稚,还要把她的嘴给捂起来。

“过来!”陆司郢叫了一声愣住的苏小米,嘴角微微上扬,却见苏小米不动,他压低了声音,又喊了一下,“苏小米!”

“到!”

“……”

还沉浸在刚才的画面,苏小米头一次见到如此可爱的陆夫人,不由得看着失了神,然后依稀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答了一声到。

跟着陆司郢进了房间后,苏小米的心跳莫名的逐渐加速,盯着眼前伟岸的背影,苏小米突然想起了“夫妻义务”四个字。

姓安?

呵,不可能!

陆司郢想起陆夫人说的话,回头看了一眼乖乖跟在他身后的苏小米,满意的点头,这样乖的小女人,只能是他的。

“我睡沙发你睡床!”门一关,苏小米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抱着手臂,仰着小脸给自己安排着睡处。

“嗯!”低低的鼻音,让苏小米一度以为听错了。

“你不住煮生米了?”陆司郢反常,倒让苏小米不适应了。

白天,明明还在店里调戏她说要煮生米的?

不对不对,为什么她心生埋怨?她这是有多期待和他履行夫妻义务?

苏小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想的都是什么啊,苏小米啊苏小米,想不到你居然是一个垂涎男人美色的女人。

“就这么喜欢不轨之事?”陆司郢静静的看着苏小米在那儿懊恼,不由轻笑了一声。

“不喜欢不喜欢。”谁会喜欢这种事,苏小米已经无力吐槽自己了。

或许是陆司郢真的有事,给她扔了一件睡衣后,便自行打开电脑处理工作。

陆司郢有一句话说的挺对,他的时间可以用金钱来衡量。

正因为今天去等苏小米回陆家用晚餐,陆司郢推了好几个饭局,甚至还有一场关于拆迁的会议。

苏小米洗完澡出来,看见陆司郢没有回头,微微松了口气,想着刚刚她用了他平时用的沐浴露洗澡,整个人就泛起一股燥热,让她脸颊的通红一直消散不下去。

说好睡沙发的,苏小米出浴室之后,直奔沙发而去。

“到床上睡去!”

啊?

这是陆司郢说的,苏小米觉得,她应该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