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侯大师

作者:十一班 | 发布时间:2019-06-17 10:30 |字数:2040

“你不要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我警告你一声,现在的我很生气,你要是识相的尽快去通知一声,我们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们可以等待,可你要是迟迟的不作为,那就别怪我硬闯了。”

萧然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他看到张叔一直没有把自己迎进去的意思,不由得提醒道。

“呵呵,你觉得我会后悔么?你不过是个小毛孩子,我跟你计较什么。”张叔今年三十八岁左右,按理说确实是比萧然要大很多。

张叔也不傻,他在看到谭雨旋的时候,那脸色就很不自然了,按照道理来说谭雨旋应该被厄运缠身,怎么看气色还不错的样子,难道那些道符一点作用也没有?

“好,你再接着阻挡我。”萧然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有点疯狂起来。

独自盘膝坐在地上,萧然开始念诵道决,他那本无名古书中记载着许多道术,其中就有怎么报复的一类。

萧然打算施展撒豆成兵的道术,这个需要一点时间准备,萧然就要和屋子里的风水师比比道术。

“雨旋,你帮我准备一把黄豆来。”

“啊,什么样的黄豆都可以吗?那我就去买一点回来。”谭雨旋听了点点头,然后她一个人去买黄豆了。

张叔直接把大门给关上,显然不待见他们。

萧然也没着急就那么盘溪坐着,对他来说,如何消灭风水师才是第一关键,其他的痛苦他都可以承受。

很快,谭雨旋从远处带着黄豆回来,她就搁在了我的脚边上,暂时没有打扰到萧然施展道术。

“你,你到底要准备多久?”谭雨旋弱弱的问道,她对于道术的施展不太理解,但是看萧然这个紧张的样子,估计下面施展的道术很厉害。

道术之中,有一门叫做撒豆成兵。

萧然这次施展的便是撒豆成兵的道术,它的作用是找出那个风水先生的位置。

“嗯,万事俱备,等晚上咱们再赖。”这种道术,只能在晚上才能成功的施展,一般白天是不会有作用的。

因为萧然很清楚一件事,道术属于阴,而太阳是属于阳,他们不可以相融合,但是月亮是可以反射阳光的。

而月亮的光芒和炙热的太阳光比较起来,显然是月亮的光芒更加柔和。

晚上才是施展道术的最佳时机,阴阳相融,道术自然可以成功。

“那好,我听你的安排。”谭雨旋点点头。

两个人离开后,大门又被打开了,张叔很奇怪他们在大门口坐着半天,是不是在四周动了什么交手。

“奇怪啊?我也没看到什么异常之处,这帮小子真是……”张叔四处看看,他确实没看到什么奇特之处,也许是他自己多虑而已。

谭雨旋是一个可怜虫,她的气运全部都被侯大师给破坏掉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好运气请打高手来。

那侯大师据说是从茅山下来的高手,各种道术都精通,王富贵是花了重金聘请过来的。

七星灯,便是出自侯大师之手。

这七星灯当初被清出来的时候,张叔都震惊,他发现七星灯是可以续命的。

夜色,明月星稀。

萧然和谭雨旋两个人来到古宅前。

这里也是王富贵的家门口,门前的两个石狮子威风凛凛,安静地匍匐在大门两侧,仿佛是有着吞食天地的力量,看上去是令人心惊胆战。

“呵呵,我又来了,这一次让你知道什么是道术。”

萧然冷笑一声。

随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黄豆,这是白天施展过道术的黄豆,现在只要催动道符就可以使用。

“天命符!”萧然大喝一声,他手上的道符就燃烧起来。轰!这张道符燃烧着,很快就变成了一滩灰烬,随风飘散。

一股阴风吹来,那些地上的黄豆居然开始震动起来,很快,萧然和谭雨旋两个人都看到黄豆跳动起来,直接从大门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对,就是这样,你们代替我进去查看风水师的位置,去吧!”

萧然表情有点激动,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这个风水师很谨慎,平时都不敢轻易的出门。

因为王富贵的借尸还魂计划还没成功,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这大千世界之中,他的道术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要真遇到那些高手他只能束手就擒。

主要是那笔钱就赚不到手里,那位大师肯定要小心谨慎的去面对。

此时,院子里。

一个房间里灯火通明,在地面上摆放着许多的蜡烛。

而蜡烛的分布不是随便摆放的,而是有着许多的规则,有的类似于八卦,还有的像是一个字体似得在那里白饭这。

之所以这么摆放,那是为了续命,辅助七星灯的作用。

果然,在那方形的木桌之上,一盏古朴的七星灯慢慢燃烧着,它的灯芯不是很大,但却燃烧得非常缓慢。

“唔,你的意思是说,那小子来找我?”侯大师盘腿坐在地上,一脸的阴险。

“是的,侯大师,我白天就看到这帮人鬼鬼祟祟的在大门口,我看到他们不善,我就赶走了他们,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张叔毕竟是一个很阴险的人,他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能在阴沟里翻船了。

“嗯,你说的不错,咱们是要小心一点。”

侯大师点点头,他赶快就从怀里掏出一张道符,刚准备施展道术的时候,好像是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至于什么不对劲,他暂时还没感应到。

一会后,一颗黄豆居然从外边钻了进来,当着侯大师的面落在他手上。

张叔有点蒙蔽,因为他不知道这黄豆怎么滚进来的,似乎有灵性一般跳跃到侯大师手上来了。

“我的天啊,这黄豆怎么回事?好像是有生命一般,这个也太神奇了吧。”

张叔这辈子见过的风浪不少,这些天跟着侯大师也学习着道术,可是黄豆可以自己动是第一次看到。

“看来我们被跟踪了....”侯大师脸色铁青,轻声道。

“被跟踪?这个不至于吧?”张叔有点傻眼。